深度 | 天空原来可以奔跑

2018-06-11 18:12 来源:www.ititt.com

  上一次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那一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55周年社庆特刊,将中国的山岳河川重新盘点了一番,稻城亚丁的名字第一次映入了我的眼帘,连同着央迈勇巍峨而隽美的倒影深深地打动了当时的我。

  当时从成都去往稻城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途经康定,新都桥,需要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高尔寺,卡子拉,海子山这些川藏线东段最为崎岖的垭口,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我才踏上了这片神往的土地。

  十四年后,飞机颠簸地降落在世界海拔第一的民用机场,尽管在成都起飞前延误了两个小时,我还是只花了不到三小时的时间就抵达了这里,气温从25℃下降到了5℃,没有一丝的缓冲,稀薄的空气中我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纯净”也许是我能够找到的最好来形容这片高原秘境的词语,尽管这里的道路已经不再颠簸,商店里也可以使用二维码支付,然而这里的天空,雪山,湖泊却依旧还是十四年前的样子。

  “寻找中国最为原始的地方同时又能拥有最为壮阔的景色,让Skyrunning最终和亚丁走到了一起。”在赛前关于龙腾亚丁赛事的采访中,飙山越野赛事经理王淳这样说道,相比于那些更为著名的高原景区,亚丁相比之下开放的进度还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准,换而言之,这里的景观,风貌都更为的“纯粹”。

  虽然从冲古寺到洛绒牛场已经不再需要在泥泞的破路骑马或徒步,但从洛绒牛场开始,任何人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双脚。

  龙腾亚丁越野赛最初仅仅只有29km天空跑组别,线路沿袭了传统的仙乃日转山线路的精华,去年开始增加了更具挑战的46km超级转山和VK爬升赛,前者完整复制了仙乃日转山的经典路线,后者则将亚丁高海拔,强技术风格的狂野爬升演绎的淋漓尽致;今年为了增加赛会的参与感,又在正赛前日增设了10km情侣徒步的入门项目,可以说对于各个层级的越野跑爱好者都有一个很好的契合点。

  当然亚丁的魅力远不止于此,洛克用相机第一次向世人展现的夏诺多吉如蝙蝠般展开的巨大岩壁令人魂牵梦绕,这需要更为漫长的大转“贡嘎日松贡布”线路才能够企及。“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这条大转线路的复刻,距离恰好是100英里,这样应该会更有意义吧!”龙腾亚丁赛道志愿者李大志在谈到亚丁赛道的特质时激动地憧憬着这一美好的祈愿。连续成功举办三届的龙腾亚丁越野赛也确实拥有这样的潜质,用一种最“纯粹”的方式将这片最为“纯净”的地方展现给世人。

  离开冲古寺,我正开始准备最后同时也是最激烈的爬升,抬头就望见四郎多吉迎面而来的矫健身影。我立刻闪到一边,为他在狭窄的坡道上腾挪出一个位置,然后喊了一声:“多吉,加油!”这个去年在亚丁一战成名的当地跑者,在此之前大概从来没有想过可以通过奔跑改变自己的人生。

  “许多人说亚丁这条路是朝圣之路,现在听来感觉有些诡异。”赛道志愿者李大志赛前告诉了我这样的一件小事,多吉的弟弟宗雍这样评价亚丁的转山之路:这条路过去是我们穷人的路,如今却成为了你们富人的路。行走是人类的天性与本能,无论是朝圣还是迁徙,最后的目的终究还是寄望改变生存的状况,而对于多吉、宗雍这样的当地跑者来说,通过这场天空跑的赛事改变自己的现状,也许会让一切都变的更加美好起来。

  望着匆匆而过的多吉,我没有忍心告诉他前面已经过去了两名选手,但却依然为他能够跻身前三而感到高兴。

  海拔来到4000米,天气骤然变的恐怖起来,大风伴随着鹅毛大雪顷刻间把裸露在山脊上的选手们包围起来,尽管他们没有多吉与宗雍那种改变命运的诉求,但每个人此刻心中应该也都会有着一些其他改变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吧!

  告别城市里安逸的生活,投身进最原始的山野,忍受着稀薄空气带来的艰难喘息,举步维艰,这一刻你人设不再是某个领域的精英或是领袖,一步接着一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爬升下降,攀登奔跑,一切从未如此地”纯粹“。

  这同样也是天空跑运动的最大魅力,意大利人Marino Giacometti从阿尔卑斯的快速攀登中触发灵感,找到了一种更具挑战同时也更为简单的方式投身山野,Skyrunning天空跑应运而生。

  如今许多人都习惯地将Skyrunning天空跑划入越野跑运动的范畴,但严格意义上讲,天空跑更应该是介于传统攀登与现代越野跑赛事之间的那一个。它可以曲高和寡,但绝不会随波逐流。与那些大型越野跑赛事高歌猛进的扩张不同的是,Skyrunning最为重要的系列积分赛SWS(Skyrunner World Series)2018年的分站赛数量甚至比2017年的减少了4场。这些都是源于Skyrunning天性中对于”纯粹“的追求,限制比赛的时间与距离,更加强调赛事的强度与难度,一切都为了让这项运动保持最本质的那份天性。

  人们对于天空跑的热爱同样也正是源于这份似乎有些骄傲的倔强,Zegama响彻山谷的牛铃与呼喊让我们见识到什么是天空跑最令人向往的境界,而在通往亚丁赛道最后垭口的爬升中,我似乎隐约听到了那熟悉的牛铃与呐喊,只有那些在垭口迎风飘扬的经幡还在时刻提醒着我,我只是在一片最纯净的天空下,完成一场最纯粹的天空跑罢了!(爱燃烧)